万州信息港
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

天穹变

发布时间:2019-06-25 12:43:46 编辑:笔名

<--客户端正文开始-->见那几名大汉全都躲回了屋里,宋启也不再跟他们计较,转即望向齐飞,再一抱拳,说道:“这位——齐飞——小兄弟,我们流金坊打开门做生意,只要你有能够拿得出手的好东西在这里拍卖,便是照顾我们的生意,那几个不懂事的家伙确实可恶,还望你不要跟他们一般见识。www.heihei168.com”齐飞做事向来重目的性,至于之前发生的这点儿小插曲,他没有那么多的精力放在心上,毕竟在这南浦城里人生地不熟的,做事还是留些心眼儿的比较好,谁又知道这个看起来正派的宋启,是不是个好人!“那我现在能进您这流金坊吗?”宋启立即欠身,伸手让到:“齐飞小兄弟请。”齐飞也不跟他客气,况且自己也没有时间陪这人瞎扯,药灵已经进去了很长时间,自己若是再不进去找找的话,保不准会被它惹出什么麻烦来。此时此刻,他担心的并不是药灵会面临什么危险,而是它会不会闹出麻烦来,毕竟那个小家伙让自己都是极为的头疼,稍一不如意,便是一团天火喷了出来,这等脾性,又岂是一般人能够受得了的,故而他根本就不担心它会受欺负什么的。进了这流金坊的大厅之后,齐飞这才发现,门里门外看到的完全就不是一个世界,从门外往里看,店内已是无比的宽敞华丽,想不到一进到里面来,周围的情况更是令他吃惊。这流金坊共有三层,一楼为宽敞,比从外面看起来还要宽敞三倍有余,从门口到里面,少说也有十余丈的距离。这店内的布局倒也奇妙,中间摆了数十张桌子,不少人正在这里吃饭喝酒,甚是热闹,看这番情景,倒并不像是个拍卖行,反而像是个酒楼客栈之类。当然,抛开中间的数十张桌子不说,四周还有几条走廊通往不同的方向,走廊两边有不少小包间,此时正有不少人在那些包间之中进进出出,这些人基本上都是两个人结伴而行的,一人看那装扮应该是这流金坊里的伙计,另一个人大都是拿着东西,或精美的盒子,或贵重的袋子,又或者直接由好几个人抬着一个大架子,架子上蒙着黑布,没有人能够看到那里面是什么东西。齐飞心道:“这流金坊的工作做得还挺像那么回事嘛!”当下心中也稍安了一些,至少不用担心自己会在光天化日之下被打劫了。两人并没有在外面过多停留,而是直接进了一条走廊,可能是为了方便拍卖行的工作,走廊里并没有放太多的油灯,光线较为昏暗,只能看到来回走动的人影,却无法看到那些人的样貌。齐飞看不到别人的容貌,别人自然也看不到他的容貌,这样的话,对大家来说都是好事。两人刚一走进长廊,宋启便招呼了一声,随后一个伙计立马迎了上来。“三爷,您有什么吩咐?”那伙计见了宋启之后也是低头哈腰的,极尽恭敬之态,这倒是让齐飞对他的身份更加的感兴趣了。“这位朋友要拍卖点儿东西,你带他先验一下货。”宋启对那伙计说完,转即面向齐飞说到:“小兄弟,我们这拍卖行的规矩和流程他会跟你说明白的,你跟他先看一下货,如果有什么别的问题,直接让他带你来找我就行。”不管这人是好是坏,总之就目前的情况来看,给齐飞留下的印象还算不错,所以他没有摆什么架子,直接抱拳道了谢,随后跟着那名伙计进了一间包房。进门之后,当先是一面屏风,屏风刚好挡住了从走廊往里看的视线,这一点细节令齐飞略感欣慰。屏风后面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除了一张桌子和四个凳子外,就只剩下墙角处的一个黑色柜子,别的便没有什么多余的摆设了。桌子上放了一副茶具,还有一个制作精美的铁盒,铁盒外面雕刻着一些祥云之类的花纹,角落上还有三个字明显的金字:“流金坊”,只是不知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这位客人,请问您要拍卖什么东西?”那伙计将茶水倒好,请他坐下。“药材。”齐飞直接回到。伙计的表情微微一滞,借着室内明亮的灯光快速打量了一番他的装扮,然后轻声问道:“请问是疗伤治病的,还是有助修行的,又或是其它偏门的药材?”“让我想想。”齐飞摸了摸下巴,然后思索着该卖哪一样东西比较合适。他的回答却是让他伙计有些做捉摸不透,心想既然是来拍卖东西的,怎么会还没有想好,不会是来混场子的吧!虽然心中这样猜想着,但是他毕竟跟门口的那几个大汉不一样,况且掌柜的经常告诫他们,不能单纯靠外观来评判自己接待的客人,所以他除了看待齐飞的眼神有些小变化之外,并没有其它的反应。齐飞想了很长的时间,本来只是买卖东西这么简单的事情,在他这里却是得考虑得极为周全,不仅要能够拿得出手,免得被人家鄙视,还要选得合适,免得被人家眼红,所以他一时犯了难,憋了好久之后,才伸手在腰间摸索出了一株药材。他身上的药材全都是从百花谷的药藏室中拿的,而且尽是由药灵挑选出来的珍品,这一点他心里自然有谱,所以在拿出来的时候,便是有些心虚,不知道这东西在这拍卖行中能有个什么样的价位。伙计一看他手中的东西,脸色立马就变了,只是那种表情有些说不上来,实在太过复杂,不知是震惊还是害怕,又或是惊喜,又或是不能置信。不过这伙计明显是在这拍卖行中工作了很长的时间,与经验上来谈,还是能够说得过去的,震惊归震惊,但是没过多久便转回了常态,立即问到:“请问,您这药材叫什么名字?”听到这话,齐飞反而有些不解,心道:“难道他不知道这是什么药材,如果不认得,他刚才又在震惊什么?”就算这伙计不认得这药材叫什么名字,也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就算他在这里工作了很长的时间,也见过不少的宝贝,其中更是不乏一些珍贵的药材,也依然有可能认不出齐飞手中拿的是什么东西。原因倒也很简单,因为他手中的药材太过稀有,而且太过珍贵,更何况还是百花谷中独有的药材,外界人别说是认出来了,怕是听说过的都不是太多。“洗骨花。”齐飞也没打算跟他兜圈子,直接报出了名字。那伙计再次一愣,似是听都没有听说过这“洗骨花”是什么东西,身为拍卖行中挑选出来的鉴宝伙计,腹中自然装有不少专业的知识,不管在哪一方面,知道的都必定不少,若是一些常见的珍惜药材,不可能逃得过他的眼睛,但是这株药材他确实是没有听说过。凭借这么多年的工作经验,他心中早就有了一套自己的鉴宝理论,其中重要的一条便是:越是神秘的东西,便越有可能是值钱的宝贝。所以他此时看待齐飞的眼神又多了几分重视,并没有直接询问他这“洗骨花”有什么作用,而是微微躬身说道:“客官,您这药材我确实没有听说过,更没有见过,请您稍等,我这就去请资历更深的鉴宝师过来。”齐飞心道:“这伙计的心思确实够细。”脸上回以笑意,说道:“请便。”说罢,那伙计便离开了房间,然后重新将房门关好。他确实不认得齐飞手中的这株药材,就算被告知了叫什么名字,也依旧不能确定他说的是不是真的,如果贸然作出定论,到时候弄得东家亏了钱或者丢了信用,别说是自己这份工作了,怕是连小命都难保,故而多细心谨慎一些终究是没有什么坏处的。齐飞只听外面的走廊里隐约有脚步声来回走动,心想那伙计怕是一时半会儿也回不来,便站了起来,环顾了一下这房间四周,然后走到墙角的柜子跟前,轻轻打开,发现里面全都是一些木盒,只是大小不一,个个雕文精美,想必都是这拍卖行用来为客人储物的木盒。将柜子门关好之后,他转身走了回来,还未走到桌边,身体突然停下,眼睛盯着对面墙上的一块儿青砖看了良久。以他走南闯北的经验和此时的直觉来看,那块儿青砖的后面应该是一处机关,至于是什么机关,便不是用肉眼就能够轻易看出来的。虽然发现了这房间中有机关,但是他的表现依然淡然,因为他深知:没有哪个拍卖行是干净的,那些偷来的、抢来的,总之各种来路不明的东西才是他们赚钱的主要来源,既然经常做这种不光明的买卖,这鉴宝房中设些机关以防万一也不是什么稀奇事。对自己来说,只要时时小心谨慎一些,应该不会出现什么太大的问题。(第二章啦,话说,近工作好忙,抽空码字确实很辛苦,看在寒城如此辛苦的份儿上,就给点鼓励和支持吧!)<--客户端正文结束-->

长治哪家治疗癫痫病医院好
乐山哪家治癫痫病
温州治疗白癜风的专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