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州信息港
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

山河故人首映贾樟柯故人定能相见

发布时间:2019-11-10 21:06:14 编辑:笔名

《山河故人》首映 贾樟柯:故人定能相见

《山河故人》戛纳主创发布会

在经历了首日媒体场的长时间热烈掌声后,北京时间今天凌晨,《山河故人》在法国戛纳举办了全球首映礼,包括导演贾樟柯及主演赵涛、张译、张艾嘉、董子健在内的一众演员齐齐亮相红地毯,为影片站台助威。

而在同天举办的发布会上,因为前一天媒体场的热烈反馈,贾樟柯似乎也心情大好,以往经常遭遇影片上映受阻问题的他公开在发布会上表示,《山河故人》肯定能与国内的观众见面。

首映现场 好口碑延续 首映一票难求

媒体场的热烈反响完全延续到了今天凌晨的《山河故人》全球首映现场。前一日媒体场放映传出的好口碑,让首映现场座无虚席。

在戛纳的海滨大道上,《法制晚报》看到,排队求票观看《山河故人》的观众比比皆是。而在首映现场,影片放映结束后,观众自发响起了长达数十分钟的热烈掌声。

从目前的海外媒体口碑来看,《山河故人》已经成为头号热门。不少海外媒体都认为,在今年整体偏羸弱的戛纳电影节主竞赛片单中,《山河故人》的存在有着很强烈的鹤立鸡群的感觉。而电影本身对于自然、故土以及亲人疏离的探讨,也极有可能获得以科恩兄弟为首的评委会的认可。

长发布会 隐喻不是初衷

电影首映的热烈反应,让导演贾樟柯在现场心情大好。激动的贾樟柯和张译、赵涛等主创一起频频向观众致意,贾樟柯还和赵涛在现场深情拥抱。

而媒体对《山河故人》的热烈反应,让该片的发布会持续了长达1小时,成为迄今为止今年戛纳电影节时间长的一场发布会。

一开场贾樟柯就直奔上映主题,他表示此次《山河故人》确确实实通过了所有审查,会择期在国内放映。我希望国内的观众能早点看到这部电影,感受到我的一些新想法。

电影中,贾樟柯动用了很多符号式的叙述语言。对此贾樟柯解释说:我自己拍电影不太喜欢隐喻,但难免有一些叙事之外的闲笔被认为是隐喻。拿大刀的少年是我在现实中碰到过的,他走在街上拿着把刀的时候,他让我想到古人。我脑子里有一个幻想,可能关公在流浪,连他都没地方去了,我们的生活的确失去了很多美好的地方。

对于问及的电影镜头背后的意义,贾樟柯透露说并没有故意去设计,我把爱情的三角故事设置为影片的起点,因为我的确是想拍一个爱情故事,并没有其他方面的考量。作为导演,大家有联想,说明这个电影特别有启发性,我还是很高兴。

对话张译 个人奖不着急 我没想过冲影帝

去年《亲爱的》和《黄金时代》,让张译次有了踏上国际电影节红地毯的机会。而今年的《山河故人》,张译更是以男一号的身份,直接成为了《山河故人》里耀眼的明星。他所诠释的张晋生,从逃离故土到思念故土,前后25年的巨大反差和变化,让他的演出,成为了《山河故人》在影片之外,海外媒体的赞誉之一。

不过对于外界的夸奖,张译明显有些受宠若惊,他坦言,自己直到走上《山河故人》的红毯前,都还没有看到终的成品。我在戛纳一直是忐忑的,我都不知道自己在里面是啥?

因为《亲爱的》 我成了张晋生

《法制晚报》(以下简称法晚):与陈可辛导演相比,你这一次和贾樟柯导演的合作,好像更加意外?

张译:对,贾导是因为别人的推荐,才选择了我。在和我正式确认之前,他还专门跑去看了一场《亲爱的》,因为《亲爱的》,我才正式成为了《山河故人》里的张晋生。

陈可辛导演的《亲爱的》完全不一样,发布会那天我才刚拿到剧本,合约也没签,就因为陈可辛导演的一句我就是想找不一样的,就被薅上台,然后就有了《亲爱的》。

法晚:不过你在《山河故人》里面,和《亲爱的》里面角色背景都很相似?

张译:对,都是土豪,或者新贵阶层。不过两个角色还是差别很大,《亲爱的》里面是一种心碎的寻找,而《山河故人》则是一种完全不同的表现。

法晚:在现场你和贾导合作怎么样?你有自己加入一些元素的情况吗?

张译:没合作之前我挺害怕,以为贾导会是特别难缠特别暴君的人,结果特别好说话,整个拍摄过程都很和善很给演员自由发挥的空间。一次发飙,也只是因为拍摄现场缺了道具,所以才生气大声说了一下,平常都是和声细语的,特别温和。

也正是贾导给我的空间很大,所以我在里面也加了一些东西。比如电影里面的撞车戏,我加了一句德国技术,还踢了车保险杠一脚,演得挺开心的。

变身山西人 感触故土情深

法晚:不过好像在片场里,给你带来挑战的并不是和贾导的合作吧。

张译:对,其实是学山西话。贾导还有赵涛都是山西人,甚至连张艾嘉张姐都是祖籍山西,就我一个人是东北的。所以现场我找着机会就逮着老乡学山西话,而且还专门准备了音标和拼音的标注来学习。别人都是用这个来学英语,我用这个学山西话。不过现在,我的山西话还挺能唬唬人了。

法晚:你的剧情都是在1999年和2025年两个段落里,25年多的变化,你花了多少时间拍摄?

张译:前前后后加起来,我拍了24天,在澳大利亚那一段,我就拍了四天。贾导整个片子筹备得很久,但是拍摄起来都很顺利。

但是这25年的变化,对我来说的难题还是在于感觉的变化和外形的变化。我可以通过模仿去揣摩中老年人离开故土之后的神态和语境,但是对于外形我没把握。所以在澳大利亚天拍完之后,我们自己做了一个假肚子套上,虽然看上去不怎么美观,但我演起来心里的那块石头落地了。

法晚:这个片子里你尝试了挺多的次,比如开始的舞蹈?

张译:蹦迪的事情我真不大会,在现场还是贾导和赵涛教的,我只希望拍出来的效果不要太傻了。不过贾导对1999年蹦迪那段戏很看重,那首《Go West》也是他的回忆,他当时拍摄时,在监视器后面默默流泪。

法晚:从《亲爱的》开始,你已经收集了两个三大电影节了,接下来柏林电影节还会继续收集吗?有没有想过这次自己作为男一号拿奖?

张译:柏林电影节我也想,我很喜欢在电影节和人分享交流的感受,但是这个得看缘分。至于奖项,现在还不是我想要去考虑的问题。我个人的事情现在还不着急,慢慢来。

文/许思鉴

腕表
高安互联网平台
家居装修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