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州信息港
军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

仙侠世界的日常

发布时间:2019-06-26 04:11:27 编辑:笔名

那个金丹女修现在小巧玲珑,一头乌黑幼细的长发仅仅才到肩膀,原来的那身淡蓝色的法袍现在也在莫名的大能之下变成了小小的婴儿裙子,伸着两只小嫩藕一样的小胳膊,像小猫咪一样的靠在陈观水的身上。⊙∵有意思書院www.heihei 66 .com√∵陈观水低头看着她,却看见她的背上在不知道的情况就已经被写上了“曾乙静”三个字。原来如此。原来她就是“秋月八柱”里面的那个安房藩藩主、六十四岁的金丹一品、曾乙静。难怪可以在大妖王周佳的身边保持着灵智,而不是像谢依询一样的睡倒在地,原来她就是秋月国谢红妆麾下三十一位金丹真人站在处的那一个。固然偏居在白云观的北地边缘处,也固然是仅仅登上金丹这个阶梯才十年光阴,而且又没有像现在大殿里胡闹的那些小女婴一样建立起辉煌而灿烂的声名,但她依然是站在了一个水平面之上了。所以陈观水微微额首,向她表示了自己的敬意,开口沉稳回答道:“此处正是白云观。”曾乙静好像对这个答案并没有意外,直接就蹲在了陈观水身边,圈着小腿,举着小手撑起自己的小脸,勾着眉毛开始想问题。两条淡淡的眉毛细细的拧在一起,配上她细腻嫩白的脸蛋,微微红色的嘴唇,引得陈观水莫名就伸手在她脸上就弹了一下。果然弹嫩非常。陈观水开口,散漫没有目的开始说道:“曾师姐,你既然是进了白云观,就不要再想外边的事情了。进了此界的人,没有林祖师的钦点,是不能离开的。你外面要是有什么牵扯不下的人物,告诉师弟我,我等一会把他们弄进来,就像他们一样。”说完陈观水抬手一指,指向廊轩外远处的一道红色龙卷。就见这道龙卷风从天而降,在下方的湖面上轻轻一点,点出了一个小岛,点出了数千亩的农田,数百间的屋舍,点出了刚才被陈观水收进袖子里去的木叶藩东江小藩阁城里面跪着请罪的那些武士来。仅仅只是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对于这些人来说,天地竟然是已经变换了一个模样。真切就有一个浩大的声音在所有人的神魂中响起,简单的说明了他们的处境,也说明了他们下面要面对的是什么样的人生。竟然是被这浩大土地上的真正主人-白云观的元神真人看中,却又卑微的成为白云观里贱的土壤;竟然是被放置在了天地间少有的安全的洞天世界,却又成为可悲的连家禽都不如的虫豸;竟然是可以为后代挣得无尽的机缘,却又需要自己付出所有的所有。在这个被名为“东江岛”的小岛上,现在两群人正在对峙。谢建带着已经归心自己的武士,无畏的和自己的父亲-谢文东对峙着。而本来应该愤怒的谢文东,却看着天上灿烂的流霞莹光,看着远处天空中浩大壮丽的七层云城,云城周围如同卫星一样的数十上百座云中道场,从下两层云城中闪现的无尽光芒,流利剑影,还有天地间偶尔探头而下创造一切的红色龙卷,迷失了心灵。整整两百年的人生,曾经周游过数百万里山河的谢文东,根本就不是一直待在秋月国木叶藩的谢建可以比拟的。曾经在南方的虚月剑派度过数十年,也曾经深入大荒泽看过上古元神大战残留的遗迹,自然更清楚眼前的这一片天地意味着什么。同样,他也明白了自己曾经取笑过的那个少年又究竟是什么,自己奇怪的那个醉酒的红裙女子又是什么。但明白又能如何,他在白云之上,自己在白云之下,一上一下,已经是不可能再有交集了。所以谢文东低头很轻蔑的扫了一下自己的儿子,转身就带着自己的美妾们去岛屿的一边寻了几个院落住了下来。曾乙静收回目光,却不是悲伤,反而是很认真的继续在思考。陈观水也没有去多说什么。毕竟眼前的曾乙静和那边的小女婴是不一样的,她是真的出身寒门,真的是仅有不到千年的家族修真历史,真的是没有依靠长辈的扶助,一步一步走到了现在的这一步。所以曾乙静在眼界、见识、阅历上,总是缺上很多,甚至连自己都不如。至少她不知道白云观东方灭亡的那个上门,遗留的战火还在加剧,因为七大姓的十四位元婴在一个月前堵住了一位倒姓盟的元婴,瞬间就是血杀千里,灭绝百城。那一个修行影魔之道的元婴真人,分身无数,潜匿踪迹,却又勾连交错,结成一张张蛛网,借了那一块地域上残留修士对大姓门阀的血仇痛恨,一次又一次的从围杀中逃了出去,一次又一次的把无缘无故的人拉入水中。而战火,正在向着白云观辖地蔓延而来。白云观的西方,同样不是很安稳。天地三妖王中的两个已经坐在了自己的面前,剩下的那一个同样也不可能什么都不做的。所以太阳星上的大妖王周伯符就打上了烈日神功,又一次的把建木真人击败,赶着他向着南方逃去。在南方,那一个上门虽然还算安稳,站在了前面几次波及三洲七海的大战的外边。但陈观水却知道,它的运气不会一直都是那么好的。据罗浮暗部送来的消息,也据地火魔宫麾下众多魔门送到白云观的消息,那一个上门的元神真人,在极西之地,遇到了这个世界不可理喻的一群人,已经陷入了死战或者战死的绝境。回龙观,青云山下魔门,生死境中藏真种,一粒真火求大道。却是彻底的一群疯子,喜欢在生死边缘游荡的存在,也是少数的无畏死亡的宗门。因为他们即使肉身粉碎,元神照样可以延续过去的道路,而不是转成鬼修。甚至连元神破碎,他们依然可以残留下诸多的痕迹,留下无数的因果,说不定一转眼他就从虚空无妄中回归真实。白云观北方的大荒泽,那位一万年前化入天道的元神真人,留下的种子已经是到了要破出果壳的时候了。在此地几乎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已经有很多很多的大能修士潜伏进了大荒泽。而他们的目标,就是那位元神真人遗留下来的纯正道机沾染的诸多无生命的东西,在一万年时光的孕育后,出来的刚刚有着灵智的那些妖精们。不管是降伏作为奴隶,还是收留成为徒弟,或者是炼制成法器,还是做其他的用处,有着深厚本源的它们,确实是有很大的用处的。简单的,是它们里面,有着百人就可出现一位金丹一品的成就。仅仅是这一点,就已经值得各个宗门付出了。更不要说,可以从烙印在它们神魂里面的痕迹中,重新推演那位元神真人的道途,为自己脚下的道路再绘上几笔。白云观周围发生的事情,陈观水不会告诉曾乙静,也不会强迫她做出决定。毕竟一个能成为金丹一品的修士,必定有着她不可动摇的信念。所以一直到曾乙静重新抬起头,陈观水都一直在沉默。,曾乙静松开了眉头,很轻松的吐出一口长气,微笑着说道:“谢过陈师弟的好意,我还是不想藏在这里的。”

浙江治癫痫医院哪好
厦门治疗癫痫病的专科医院
资阳哪家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好

上一篇:以爱之名赋你深情

下一篇:覆水柔情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