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州信息港
军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

意念成魔 第二百五十一章 :身陷绝境

发布时间:2019-12-05 07:23:35 编辑:笔名

意念成魔 第二百五十一章 :身陷绝境

跑!

面对一个实力堪比高级凝丹境妖兽的搭档,慕云逸与风绫络真的想不出什么理由再杵在原地,只不过,这所谓的走为上策就真的这么好用吗?

脚掌施力,两人身子一动,周遭地面便是剧烈抖动起来,背负着土黄色龟甲的玄土龟有些笨拙地扬起前爪,在两人惊骇的目光中对地一按。

轰隆隆!

山崩地裂般的震感立即传来,四道土流直接从地面上生出来,土墙一出,速度朝中间围拢,可以自由移动的土流聚拢的同时彼此连在一起,直接化为一道丈许厚度的土碗,将慕云逸与风绫络倒扣在里面。

“混蛋,居然被土牢给抓住了!”以两人的速度,居然都未能躲过玄土龟的追捕,慕云逸有些懊恼,先前距离这孽畜太近了,两三丈的距离完在对方的攻击范围之内,而且对方对于土系力量的纯熟掌控完达到了一种惊人的地步,不管是速度上还是调集土石的数量上,即便是已经达到五重聚气境的慕云逸也自叹不如。

风绫络手掌一举,一团精纯的罡元跃升而起,化为一团橙色火苗慢慢燃烧,将黑暗驱逐。望着将两人罩在里面的厚实土罩,忙道:“云逸,这玄土龟的土牢之术会愈发强劲,咱们要赶紧打开它,否则性命堪虞。”

明白这些道理的慕云逸郑重地点了点头,整个人向后撤退一步,“我顶住这土牢的束缚之势,至于能否冲破,就看你的了。”

风绫络点了点头,眼中满是凝重之色,而这一边的慕云逸早已经行动起来。

“乙木之精!”

罡气旋疯狂运转,手臂上的皮下筋脉都是瞬间鼓起。一声暴喝,慕云逸两掌扣地,精纯的木系罡元顺着泥土没入后立即呈波浪状前推,眨眼间数丈距离已致,推出的力量辐射状向外围扩散,移动的土浪直接将不断内缩的土罩阻挡了一下。

玄土龟的土牢之术在将对手困住之后将不断地向内缩进,直至泥土将对方团团包围,将骨骼碾压成碎片方能罢休,眼下欲想反击,首先当阻止住着土牢的不断内缩进。

眼神一凝,两掌拍地之后,慕云逸法印一转,手指沿着地面刻画出一道道诡秘的纹络,而后整个木质化的手掌便是狠狠地按在那诡秘纹络之上。

砰!

掌下泥土开裂,一股浓郁的生机直接从身下土地中途传来,慕云逸抽出手掌,那从下方躁动的木系生机已经是鱼跃而起,一棵水桶粗细的褐色大树从土中长出,大树迅速延展,壮实的树干致密而刚强,瞬间便是延及数丈空间。

咔咔!

土牢以一种彪悍的姿态向内碾压,粗壮的大树凭借着强韧度极高的枝干将其阻住,一声声木质破碎的声音之后,尽管三丈方圆,两丈高度的空间几乎又被压缩了一半,但土牢终归未能突破树干的封锁,再也法寸进一分。

见慕云逸已经阻挡住了土牢之术的行动,风绫络来不及舒上一口气,变数垂下双目,纤细玉手扬起,下一瞬一银剑剑体,一声激扬的脆响陡然响彻。

指尖猛按锋利的剑身,殷红的鲜血瞬间从其掌心中渗透而出,几乎是立刻间,淡银色的长剑,便是被渲染成血红之色。一种奇异的波动,也是在血光闪烁间,悄然传出。

“血莲剑阵!”

风绫络眼眸轻抬,在其声音落下的霎那,那已被染红的剑身陡然一颤,六朵凌厉的剑花生生凝聚而成,妖异的红,仿佛能生生滴出血来。

嗖!

六朵剑花渐渐融合为一,融合后的能量经过极度压缩之后泛着极强的劲势,而后风绫络手腕一抖,剑花急速射出,重重地撞在身前那厚实的土牢壁上,随后便是一声震耳砰响!

巨响一起,整个土牢都是随着剧烈颤抖起来,而后一道道裂痕从击撞的地方向周遭延展开去,剑花正面轰上的地方浮现出一个深约半米,直径两米的圆形凹陷。在外侧,与土牢连在一起玄土龟亦是承受了一些力量的冲击,剧烈地惨叫起来。

“百木丛生。”慕云逸见状,手中光华闪过,下一刻黄褐色光华直接射入土牢之中,土牢中有了缝隙,渗入其中的木系罡元蓬勃而发,一棵棵小树苗从夹缝中挣出来,转眼间便有了半人大小。

风绫络施展禁技之后虽然不像从前使用后那般虚弱,但还是有些晕眩感,见慕云逸再度得手,随着树苗的生长,坚不可摧的土牢正在慢慢弱化,她不由一喜,不过这种喜色并未完放大,便是听到外围传来一声低沉兽吼,而后两人脸上的笑意陡然间僵硬下来。

玄土龟低吼一声,垂着的眼睑向上一扬,又是一波土流汹涌而上,直接以一种彪悍的姿态覆盖在原有的土牢之上,不仅彻底摧毁了慕云逸反击的势头,也是顷刻间弥补了因为两人连番攻势对土牢所造成的破坏。

啪!

慕云逸一屁股拍在地上,脸色也是虚弱力,这土牢之术的大特点就是强韧且能不断得到补充,攻破的方式就是一招击破,否则一切皆是徒劳功。

“云逸,现在咱们该怎么办,我的力量似乎在不断流失。”感受到体内的罡元竟是不断地向外飘散,风绫络骤然一惊,急忙下意识阻止,却是发现毫办法可言。

慕云逸冷笑一声,脸上有些自嘲之色,“看来是那蚕食土蛭开始行动了,每一次玄土龟用土牢将对方束缚的时候,蚕食土蛭便会将蚕食之力透过土牢注入进来,然后将其中的一切力量都抽出去,直到我们变成两具空壳。”

慕云逸的话令风绫络打了个冷战,再一次感受到死亡如此之近,驱逐一些脑中的慌乱念想,少女忙道:“现在就一点办法没有了吗?”

慕云逸一脸苦涩,“除非能一次性打破这土牢,否则今天就交代在这里了。”讲到这,慕云逸猛地抬起头来,脸上泛起一丝狠意。

“我有一武技,极富穿透性与攻击性,想来能有几分把握,不过我需要时间。”

风绫络眼神一亮,旋即道:“多久?”

“两个时辰!”心中浮现出一个三字,慕云逸牙齿一咬,却恶狠狠地吐出两个时辰

贵州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
武汉佰视达医院顾兢兢
宜昌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西藏治疗癫痫病好的医院
连云港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