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州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一朵婚花出墙来

发布时间:2019-06-24 18:09:15 编辑:笔名

购物袋里的,正是那条酒红色的长裙,毫无疑问,这是韩放买来送给我的。我和韩放那天去看的时候,并没有买,可是他竟然还记得,我笑道:“没事,两条刚刚好,如果穿破了,还会再有一条新的。”韩放看了我一眼:“我没想到你会自己买,本来打算给你一个惊喜的。”我连忙说:“这就是惊喜啊,我已经很开心了,我去做菜。”我在厨房瞧着他这边,觉得无比满足,能够这样,已经很幸福了。悦己的推出,在短期内销量有了很大的突破,这是各方面的努力,这也为公司,有了一个好的开始。市场需求越来越大,也就意味着现有的工厂供应不足,韩放近一直在谈扩建的事情,韩放说杨浩推荐了几个地点,是之前厂子要倒闭,急于转出的。不过我还是有点信不过杨浩,我问韩放:“这个杨浩能让人放心吗?”韩放说他有分寸,我又叮嘱了他几句。没过多久,华裳的衣服,竟然爆出了质量差的丑闻,而华裳一直走的是偏高端的路子,如今质量被质疑,自然日子难过。爆料人是记者,记者说好几名消费者反映,华裳的衣服质量很差,还有图片等细节,新闻出来之后,引起了更多人的质疑,有其他网民反映,华裳一季的衣服,质量都十分差。我在看到这个新闻的时候,这些质疑已经铺天盖地了,时间蒋云青给我打了电话,她语气很不好,问我道:“扬扬,这件事是不是你们捅出来,你们背后做的?”我不明就里:“云青,你想太多了。”她又抱怨了几句,这才挂了电话。我问韩放,这次华裳的危机我们到底参没参与,韩放十分坦然的说道:“我是知情的,但是没有参与进去,多算是袖手旁观,”我一下子就明白了:“那是杨浩做的?可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韩放笑道:“这些事情你别管了,有我就好,我只能说,杨浩对蒋家的厌恶,只怕比你还要深,所以在特殊时期,他算是我们的朋友。”“那之后呢?”韩放说道:“商场如战场,现在的朋友很可能是以后的敌人,所以不用在乎这些,只要这一刻,我们和他的目的是一样的,这就足够了。”华裳质量的危机,韩放说是因为进的一批布料,而布料是杨浩以及和他要好的供应商提供的,都存在大大小小的质量问题。我不禁说道:“既然质量有问题,那华裳不是可以找布料商算账的吗?”韩放苦笑:“哪里有那么简单?如果单从原料的供应上看,布料是没有问题的。”“怎么可能?”韩放耐心的解释道:“布料都是经过验货的,而消费者反映的问题,其实对我们厂家来说,都是很小的问题,比如,她说毛衣会起球,说雪纺衫太薄质量不好。”我说道:“这些都是事实啊。”韩放回应我说:“是啊,这些是事实,可是却不能作为怪责原料商的理由,毛衣起球也许是人为的原因,或者有更多的可能,所以华裳只能吃哑巴亏,还有更主要的,华裳老规矩,和布料供应商,签约少签五年的合同,听说近才续约,如果华裳和这几家撕破脸,那么违约金,也是够头疼的。”我想到了韩放没说的,而且布料的供应已经形成了一个固定的体系,华裳如果此刻向布料商发难,那以后就更不好做了。我问韩放,华裳会如何度过这次危机。韩饭嘴角噙笑,似乎很满意的样子:“如果我猜的不错,他们只能诚恳的道歉,希望能博得大众的原谅和同情了,这是的办法。”果然就像是韩放说的一样,没过多久,华裳方面在网上公开了一封道歉信,而且主持了发布会,我看新闻的时候,发现蒋云青也在当场,我叹叹气,没想到,我和蒋云青兜兜转转,还是站在了对立面。虽然外界怨声载道,但是华裳好歹也是度过了危机。这是华裳的次危机。悦己虽然和华裳的定位不同,但是华裳名誉受损之后,悦己的销量竟然也提升了一些。我们初期的时候,是以网店为主,只是销量比想象的还要好,这种模式终究不太能持久,实体店也不能荒废。华裳的第二次危机,是源于店员素质问题的拷问,这次爆料人,是一个模特,她爆料说去华裳之后,导购冷眼相对,至此又是掀起了一阵骂战。这一次次的危机,我已经迷茫了,我问韩放怎么回事,韩放淡淡的说:“这次谁也不是,只是那个小模特想炒作自己,趁着东风而已。”真相竟然是这样,我看到不明真相的群众在煽动之下口诛笔伐,竟觉得很乏力,这次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冲击,对于华裳没有太大的影响。华裳经历了上一次的事情,这次已然淡定很多。而终的爆发,是出在设计抄袭上。一季度,华裳涉及抄袭了悦己的设计,设计在于时间的先后,悦己的设计,很早就已经对外公布了一些思路,而款的设计,华裳和悦己的主打款几乎一模一样!服装从设计到问世,始终是悦己的在前面。这条消息出来的时候,才是真正的铺天盖地,我去找韩放的时候,他正在浏览新闻,韩放见到我进来,心情颇好的给我倒杯水:“我知道你要问什么,我们在华裳安排了人,也就是俗称的商业间谍吧,这招虽然有点损,华裳也是有苦说不出。”我怀疑道:“那华裳的负责人不会怀疑吗?”韩放笑道:“经过了上次的事情,华裳急于摆脱之前的困境,而这次新款的衣服,就是的翻盘机会了。”是啊,因为着急,所以才会中了圈套,有了这次事情,恐怕华裳很难脱困了吧。韩放叹气说:“业内传,韩氏准备忍痛卖掉华裳,弃车保帅,现在华裳还值些钱,等到了之后,只会越拖越不好,更难脱手。”我似乎知道了韩放的意思,他要收购华裳,韩放淡淡的说:“现在还不急,价格没有压到。”我眼前一亮:“你是说,把华裳变成空壳子?”韩放点点头:“你还不笨,人为的,变成空壳子,我们这边现在缺少经验丰富的技术人员,可以有选择性的,把华裳的人聘过来。”这个是一方面,还有原料的供应上,如果掐断了这个,那么蒋氏出手的价格,就会更低。等一切随韩放所愿拿下华裳的时候,是一个令我咂舌的价格。我问韩放:“那杨浩吗?他这么做有什么目的。”韩放说:“你说怪不怪,他什么都不要,只是说这么做开心。”这杨浩,还真是出乎意料,我没想到他竟然一点图谋都没有。等收购了华裳之后,韩放和我说:“扬扬,我希望,你不要过于执念,不要被恨意蒙住了双眼,眼前的幸福重要。”我何尝不知呢?若是从前,我会沉溺在过去的痛苦中不能自拔,可是遇见了韩放,他的好,我都懂,我更知道,现世安稳,比什么都重要。他做的这一切,收购华裳,都是为了我,他是想告诉你,你瞧,我不是什么都没错,我帮你打压了蒋氏的气焰。这就已经足够了。天道好轮回,我曾经想着,要在什么样的机会,让蒋卫青知道,他的女儿,可能不是他的。没想到杨浩自己拆穿了这个骗局。彼时严冬已经生下了一个儿子,满月的时候,要宴请很多人。而杨浩,竟然在孩子的生日宴上,抛出了dna证明,扬言他们的女儿,实际上是杨浩的女儿。他这句话语惊四座,我虽然没有参加,但是听冯盼回来讲述的语气,就能够想的出来了。本来开心的生日宴,变成了一则丑闻。更令我惊讶的是,杨浩竟然是蒋卫青父亲,也就是我前公公在外面的私生子!当年他婚内出轨,对杨浩母子不闻不问,这些年,杨浩是恨着蒋家人的。杨浩做这些事情,竟然是为了复仇,蒋家面子,当初对杨浩母子的不闻不问,也是因为这一点,蒋家丢不起这个脸。蒋卫青的孩子,亲身父亲竟然是杨浩,他同父异母的弟弟,还有什么比这个更讽刺的呢?我后来从蒋云青那里得知,这件事情流传出来之后,严冬就和蒋卫青离婚,净身出户,被赶出了蒋家,而她的孩子被留在了蒋家,不让她探望。她和杨浩的女儿,她想给杨浩,但是杨浩不要,又扔给了她,兜兜转转,她什么都没得到。我之后问过杨浩:“你爱过严冬吗?”杨浩斩钉截铁的说没有,说他和严冬在一起,只是为了利用她达到目的。杨浩和我说:“不是每个人都是张扬扬,可以遇到属于自己的韩放。”我的心里一动,是啊,不是所有的人都像我这般的幸运。这样已经足够了,那些伤害我,对不起我的人,那些过往,终究会在生活的长河中黯淡,且行且珍惜。

鹤岗专治牛皮癣
清远治疗白癜风的专科医院
永州治疗牛皮癣的专科医院

上一篇:傲世九天

下一篇:重生之道魔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