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州信息港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朕滴江山 第二〇七章 五千年的腐烂(五)

发布时间:2020-02-15 21:06:40 编辑:笔名

朕滴江山 第二〇七章 五千年的腐烂(五)

秦穆坐下,沉痛的道:“对这些,老臣以前职位还比较低的时候确实有些耳闻,后来权重一时,也偶尔听到一些,但确实不知情况已有如此严重……至于【女儿国】之事,如此丧心病狂,灭绝人性,真的是闻所未闻。”

轩辕皇帝点了点头,从二十多年前秦穆做首相以后,自然会有人主动把这些糟污事阻拦在他耳闻目睹之外,再加上他本人也略有刻意的远离这些事,所以不知道这些也正常。

轩辕皇帝开口了,神色平静,就像真的谈心,并无声色俱厉的强做沉痛状。

“首相,大将军,以前其实我也曾偶尔思考一个问题,只是从没有像今天想的这么深罢了,我想你们一个执掌帝国政事,治理仲裁天下列国纠纷,一个常帅大军惩罚、裁决了诸多国家,对这个问题应该也是有着思考的!”

“自圣祖奠基轩辕文明以来,五千多年,有太多强国大国崛起,雄主人杰,数之不尽,政体制度上也多有绝妙创见,可国祚最长者也只八百多年,而且还数次遭遇危机,若不是机缘天授,或遇贤臣良将,或遇中兴之主,也早已陨灭,而距离现在,更是已经亡国了两千多年。

那些霸主强国,在文明最初那一两千年,专以吞地扩疆为能,那些开国之祖,中兴霸主,心心念念的都是不断征战,扩充疆域,最大的甚至在巅峰时曾达十几路之地,可也仅此而已,且疆域越大灭亡越快,很多甚至等不到这个霸主雄杰死去就遭遇反噬,广袤国土瞬间崩散,四分五裂。

到后来,霸主大国渐渐总结出规律,知道以他们最大的能力统治五六路之地就是极限了,主动遏制了对扩张的本能野望,可即便如此,依然难逃灭亡,只不过是更多活些年罢了……

如此种种,唯一的例外,就是天元帝国和在帝国庇佑之下的四古皇朝。

咱们五千年风雨历程,虽也有过磨难,但走到现在依然没有衰败的征兆,而天下列国,哪怕有些国家运气好、代代有明主仁君,依然难逃数百年一个生灭的循环,即便仁君明主也要做亡国奴。

如此鲜明的对比,自然就会让人心生一个念头——难道,天元帝国真的是天授?或者是君臣、子民,乃至于政体都比其他国家优越了太多?”

说到这里

,轩辕皇帝自嘲一笑,道:

“其实这个念头一诞生,咱们就能感觉到其荒谬,真实自然就不可能是这样。

追根溯源,咱们也就知道,不是这样的,咱们仅仅是命好,生在了天元帝国,而天元帝国乃至四古皇朝之所以至今不灭,原因只有一个,一切都是圣祖的遗泽!”

秦穆,尉迟霸就这么静静听着,没有说话,轩辕皇帝也暂时没有和他们交流的意思,他就这么平静的说着自己的领悟。

“咱们早已深知,有生有灭才是世界的真理。别说个体,就连世界都脱不出去,更遑论一个国家。

所以,有生有灭是正常的,像天元帝国、四古皇朝这种强行不灭,乃至灭了还被强行复活的,才是畸形,是怪胎。”

“在我看来,天下列国,每天都有死亡的,也有诞生的,这是文明有活力的标志,在进行着健康的新陈代谢。

我不知道有没有一种不产生丑恶和阴影的政体,也从没见过举国上下所有为政者无论君臣,全都摒除私念,一心为公、廉洁自守的。

而丑恶和阴影,私欲和贪婪都是能够不断累积沉淀的,聚集到深处,就是恶臭,就是腐烂,一个旧国的毁灭,一个新国的诞生,就是在给文明割肉剜疮,将那些腐臭溃烂的部分无情的剔除掉。”

“假若有一天,当文明已对自身的割肉剜疮之举反应迟钝了,麻木了。

那么,这个文明本身距离死亡也就不远了。”

“而咱们既然并不比别国政体更优越,官员也并不比别国更高尚,那可以想见,这五千多年不灭,从未真正清理过的帝国,光鲜的表面下,到底隐藏有多少的腐烂?!”

“我甚至想,假如这个‘腐烂’也可以被操纵的话,绝对是咱们帝国甚至整个天元世界最厉害的杀手锏了,全部撒出去,大概能够瞬间糜烂一个异世界吧。哈哈”

轩辕皇帝为自己的脑洞笑了两声,不过秦穆、尉迟霸没有一点笑意,认真的听着,心中隐隐生出一股寒意,不知是因轩辕皇帝描述的那腐烂堆积的程度,还是因他数次若无其事一般说出的“剜肉补疮”。

“这样的情况,四古皇朝也类似,不过,他们都曾有过数次被强行‘治疗’的经历,无论是被灭然后被帝国强行复活还是后来更改‘家法’帝国强行为之梳理,可能及不上那些真正旧国灭新国生的情况,但我相信腐烂程度也比帝国浅了许多。”

“而帝国,真正的危机只有两次,第一次是被旁边强国所灭,可那雄主只血洗了太宗苗裔,对那些勋贵名门并无侵犯,甚至还可以说很是礼遇,第二次危机是被一权臣谋朝篡位,可对勋贵名门这个整体,更是近乎毫无扰动。

可以说,若把这个整体也视作一个生命,和帝国一样长久,也是一样的畸形。”

“其实,我相信以圣祖的智慧和远见,若是有可能,是不会在国内封爵的。但限于当时甚至哪怕现在的条件,没有这样福及子孙后世的重赏,不足以酬功勋,也更难调动人心,所以,这是不得已之法吧?!

而即便封爵,圣祖也绝不允许世袭罔替、与国同休,留下了隔代降爵的铁则,这至少保证了每个贵族封爵之家每隔四五代有一两代人必须奋起、有所作为。

不然若真无可救药,那就真的要掉回庶民的行列,到那时,要再想站在曾经的高度,别说十倍百倍的努力,哪怕千倍万倍,没有好机缘都是妄想。”

“再加上圣祖规定,所有从政的,要进入朝堂执政序列之人,无论任何背景,都必须经过天地玄黄四级学院教育,且都必须有优异表现,这才勉勉强强维持着帝国的活力。”

“帝国就这么保持了个半僵不僵,半死不活的状态。”

“可骨子里,确实是腐烂透了。”

最后,轩辕皇帝依然止不住叹了口气摇头道。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