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州信息港
网络
当前位置:首页 > 网络

逆天狂神 担忧

发布时间:2020-02-15 21:20:36 编辑:笔名

逆天狂神 担忧

西方凌无可奈何道:"叶宁对战西方骏,西方雪对战聂霆,你们分别在一号擂台与二号擂台,都下去准备吧!〃

四人均恭维得走下观望台回到自己得场地准备着下场得战斗。

四人走后,西方凌叹了口气,显然对西方雪对战聂霆感到。

与西方凌反应截然不同得是王天雄,他了解叶宁对战西方骏后,差diǎn没有笑出声来,叶宁使出风残剑术后,所有人都了解他是王级初期武者了,毕竟只有王级初期武者才可以修炼风残剑术。

所以叶宁这把几乎是必胜得,只要叶宁胜了,就算决赛赢不了,王家也是可以稳居第二,王天雄压根就没有打算得第一,先不説开始还有个王级初期中期得西方雪,现在更是出现了一个比西方雪还要可怕得聂霆,就算了解叶宁是王级初期武者,王天雄也是不认为叶宁可以得第一。

——

叶宁来到一号比武台上面望着自己对面得西方骏,笑着摆手做了一个请得姿势。

西方骏望了一眼叶宁,又望了望台下观望得众人,最后深吸一口气,道:"枫兄,我不是你得对手,我认输!〃

"哗哗~〃

台下得观众都喧哗了起、来,惊愕得望着此时面带苦笑得西方骏,有得人甚至都粗声讥讽比武台上面得西方骏。

叶宁也是是愣了愣,他听到台下众人得讥笑,皱了皱眉,回头望着西方骏敬佩道:"骏兄果然智慧,叶宁佩服,那些就在这多谢骏兄承认了!〃

西方骏见叶宁如此説话,心理有些感激,实力悬殊太粗,就算打也是是自取其辱,何不自己干脆认输,别人笑西方骏胆xiǎo怕事,可是他如果真与叶宁打,先不説赢不了,可能还会受伤。

"枫兄过奖了,我自愧不如阿,今天我给我们西方家丢脸了!〃西方骏摇头苦笑道

"不,你没有有丢人,如果明了解打但是还要逞强好胜得人那些才是丢脸,你是我们西方家族得骄傲!〃

一个用灵气灌溉得洪亮声音在场内响起,説话这人真是西方凌,此时他站在观望台上面对西方骏笑了笑,丝毫没有有责怪得意思。

场下原本讥笑得众人都惭愧得低下了头,是阿,明知打但是还要逞强,这不是白痴嘛,众人想清楚了这diǎn,再也是没有有了开始得鄙视与不屑,反而还有些敬佩西方骏,敢当着那么多人得眼前主动认输,这需要多粗得魄力阿!

西方骏见家主不但没有有责怪自己,反而夸赞,这让他原本低落得心情有些好转。

"谢谢家主,或许我这届不能绽放光芒,但是下次,我绝对不会就这样黯然离场。〃西方骏又扭头望向叶宁,拱手道:"枫兄,祝你好运,下次,我一定要超越你!〃

叶宁鄂首笑道:"随时恭候。〃

説完,叶宁便马上跳下比武台向二号场地走去,他想去望望西方雪与聂霆得战斗,他们两个里总会有一个是自己得下个对手,先望望他们得战技是那些种类型,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

叶宁刚走进二号场地,所有人都主动给他让开一条道路,眼睛里皆是敬畏之色,要了解,能如此年轻便成为王级初期武者得,那些个不是天才,叶宁用实力告诉了他们,他叶宁,不是废物!

走到比武台下,叶宁认真得盯着此时在比武台飞快闪动得两个人影,连一个细微得动作都不肯放过,西方雪与聂霆得实力都高过叶宁,叶宁当然不敢粗意,稍不留神便会败下阵来。

比武台上面,西方雪手拿一把利剑极速挥动着,就像一位仙女在翩翩起舞般,但是对手却不敢欣赏,望似美丽却暗藏杀机,她得攻击胜在快速、灵活,每次都能找到对手得弱diǎn猛击过去。

而聂霆,他得攻击则十分诡异,招招阴狠毒辣,被他击中得人不死也是残。

"锵!〃

二人对击一招后都后退几步,聂霆见西方雪如此难缠,不由发狠怒喝一声,他得气势猛增,身体冒出与聂金相似得黑气,黑气源源不断得朝他体内涌出,最后化成一条几丈多长得黑色巨蟒,巨蟒那些蛇头高高抬起,口吐蛇信子,阴冷得蛇眼死死盯着不远处得西方雪。

西方雪也是不甘示弱,娇喝一声,剑身舞动,一朵雪白美丽得巨粗莲花出现在她眼前,莲花缓缓旋转,散发出彩色光芒,纯洁得气息感染着四周,台下观望得女子都面露痴迷之色。

黑色巨蟒与白色莲花在比武台上面遥遥相对,一个丑陋邪恶,一个美丽圣洁,显得格外得不与谐。

"去!〃

聂霆与西方雪同时粗喊一声,黑色巨蟒张开巨口,向莲花俯沖而下。

白莲也是是光芒粗盛,莲身快速转动,向黑色巨蟒撞去。

"轰隆〃

二者不断撞击,几个回合下,黑色巨蟒有些晕头转向了,头颅也是开始有些伤痕,白莲也是不好受,莲身都隐隐有些裂缝,每撞击一次,裂缝就多一条。

西方雪与聂霆都不好过,莲花与巨蟒都是由他们操控,所化之物受损,主人也是跟着受伤。

"臭女人,我打!〃

聂霆暴喝一声,加粗灵气得输送,那些黑色巨蟒得体型更加巨粗,蛇尾微微上面抬,像一条皮鞭一样左右摇摆几下,猛地抽向白莲。

"砰~〃

白莲被连续抽打几下开始摇摇晃晃了起、来,连身上面得花瓣都被击碎几片。

"噗…〃

西方雪喷出一口血,脸色巨变,连忙把莲花给召唤回来,白莲回到西方雪身边得时候已经残破不堪,西方雪狠狠望了对面得聂霆,身体爆发出强粗得灵气灌输进白莲之内。

白莲得到主人灵气得滋养,一改原先得颓废再次放出夺目得光彩,那些些凋落得花瓣也是缓缓重新生长了起、来。

"撞!〃

随着西方雪得声音,白莲极速冲向黑色巨蟒,一下轰击在巨蟒蛇身之上面,巨蟒被撞飞好几米远。

聂霆闷哼一声,就感觉全身气血翻涌,他彻底被惹怒了,眼中冒出黑光,全身得黑气就像流水一般疯狂向黑色巨蟒涌去。

"吼…〃

巨蟒从地上面爬了起、来,怒吼一声,那些恐怖得气息从它身上面散发出来。

"蛇天魅影!〃

聂霆粗喝起、来,那些黑色巨蟒呼啸着向白莲纵身扑去。

"不好!〃

西方雪感受到巨蟒那些强粗得气息,了解聂霆出真招了,不敢xiǎo觑。

"百花齐放!〃

西方雪手往前一diǎn,白莲好像得到命令一般,化作数百朵得xiǎo型白莲,众白莲快速旋转,身上面得花瓣缓缓展开,还真有些百花齐放得感觉。

数百朵莲花都朝着巨蟒飞去,黑色巨蟒也是不惧,二者就这样相撞在了一起。

"轰!~〃

一声巨响,整个玄武城得广场都震动了起、来,所有观望得人都摇摇晃晃站不稳,有些修为差得直接摔倒在地。

叶宁丝毫不受影响,依然死死得盯着比武台上面得情况。

比武台上面,经过猛烈一击后,聂霆喷血倒退了好几步才勉强稳住身子,脸色十分难望,显然受伤不轻。

西方雪鲜血狂吐不止,被余威给冲击到了比武台下。

台下得叶宁望到西方雪被击飞下来,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跃起身子把西方雪给抱住。

"你没有事吧?〃叶宁望着脸色苍白得西方雪皱眉问道。

西方雪怔怔地望着叶宁,也是不説话,就那么傻傻望着。

"雪儿,你伤得重不重?你这傻丫头,打但是就不要逞强阿!〃

西方凌见西方雪被轰击下比武台,急忙就从观望台上面跑了下来。

叶宁见西方凌来了,把抱着得西方雪交到他手里,就欲离去,因为西方燕得事让他实在对西方凌与西方雪起不了什么好感,如果没有有西方凌得认可,坤帝虽则实力滔天,但也是不好意思直接从西方家带走西方燕吧!

"你要xiǎo心那些个聂霆,经过刚才得比拼,我感觉他还没有全力以赴,我得实力有限,只能试探出那么多了,我相信你。〃西方雪躺在西方凌怀里,微微抬头道。

其实西方雪根本就没有想赢聂霆,当她望到叶宁在下面观战得时候,她就开始全力以赴了,想多试探出一些聂霆得招数让叶宁了解,也是好让叶宁有个防备,因为她了解以叶宁得个性是绝对不会认输得,哪怕比他高两个境界,除非你把他打死,否则别想让他低头,这diǎn在坤帝带西方燕走得那些天西方雪就深有体会。

叶宁身躯一震,神态有疑问、有错愕,还有那些么一些感动,他眼神复杂得回头望着此时虚弱得西方雪,僵硬地説道:"谢谢!〃

望着渐行渐远得叶宁,西方雪露出一个美丽得笑容,好像此刻连身上面得伤痛都忘记了。

西方凌望着傻笑得女儿,心理苦笑不已,"难道我西方凌得两个女儿,心都要随这叶宁而去?〃

西方凌不是傻子,当然望出自己这个粗女儿也是喜欢上面了叶宁,可是他又无可奈何,武者一般都很难动情得,一旦动真情,那些可应了那些句老话"如洪水泛滥一发不可收拾〃。

最让人期待得决赛即将开始了,虽説所有人都认定聂霆赢定了,但却丝毫不影响观众得热度,王级初期武者对碰是难得一见得,所有人都不想错过这个机会。

叶宁回到比赛各自休息得地方,发现自己这里格外热闹,熟人都来了,甚至连受伤得王庆也是过来凑热闹。

叶宁与几人一一打过招呼后,几人无非是让他xiǎo心之类得话语,尽管如此,叶宁依然很感动,至少他们是真正关心自己得人。

王烈今天可以説是这辈子最开心得一天了,当别人了解他是叶宁最亲近得人后,态度马上恭维了起、来,这让王烈倍感得意,可是他也是很担心,聂霆得实力与手段他也是见识过了,他很怕叶宁会像自己一样。

忽然,叶宁得休息区又走进来两个人,正是王家家主王天雄与太上面长老王天霸。

"参见家主,参见太上面长老!〃

众人皆行礼后,王天雄笑着走到叶宁身边拍了拍他肩膀,道:"叶宁阿,干得不错,这次回去我要好好奖励你!〃

"家主过奖了,这都是叶宁应该做得。〃

叶宁面色不改,没有有丝毫得得意神色,这让王天雄更加赞叹,连一旁得王天霸都忍不住频频diǎn头。

"叶宁,待会得决赛不必太认真,千万别因为想要得到第一而伤了身体,毕竟那些个聂霆不是弱者,哪怕你直接认输我也是不会怪你得,尽力而为吧,能赢就赢,不能赢就不用勉强。〃王天雄道。

叶宁diǎn了diǎn头,"弟子了解,多谢家主关心。〃

闲聊一阵,众人都缓缓离开了休息区,让叶宁好好得休养生息,叶宁也是不浪费时间,努力得回忆着西方雪与聂霆战斗场景,试图找出聂霆得弱diǎn。

——

王天雄与王天霸离开休息区后,王天雄对着王天霸道"父亲,聂家让我感觉很不对劲阿,尤其是那些个聂霆与聂金,以前根本没有听説过他们两个,聂家什么时候出现那么两个天才人物了?〃

"还有他们使用得战技也是十分诡异,根本不是聂家得战技。〃

王天霸皱着眉头想了一会,道:"我也是不清楚,但是我望这聂家最近得一些举动很反常,我们需要xiǎo心防备,还有叶宁,我们好好培养一番,他是个很不错得人才阿!〃

……

两个时辰过去了,激动人心得决赛终于开始了,叶宁睁开眼站起身来直径走到了一号场地,这里已经被堵得水泄不通,叶宁双腿发力,直接飞身到了比武台之上面,而聂霆则早已在台上面等候。

"你还敢上面来阿?我以为你会直接认输呢!〃聂霆盯着叶宁冷笑道。

叶宁也是懒得与他废话,直接拔出天痕剑指着聂霆,道:"别废话了,动手吧!〃

"嗯?有气魄,但是你注定是个失败者!〃

聂霆也是掏出自己得兵器,一把冒着黑气得长剑,剑身十分怪异,弯弯曲曲地就像一条毒蛇一般。

"喝!〃

叶宁快速出击,身体一分为二向聂霆攻去,一出手便使用缓步,可见叶宁有多xiǎo心。

"那些个是假得?〃

聂霆对缓步也是很无可奈何,无论是气息还是样子都相同,根本没有办法分辨。

见其中一个人影向自己攻击过来,聂霆本能得回击过去。

叶宁冷笑一声,他见聂霆向自己得幻影攻击过去,本尊也是快速靠近,使用缓步有个极好得优势,就是如果本尊与幻影距离很近得话,就可以随意变换。

叶宁一剑直刺聂霆胸部,幻影则刺头部,聂霆快速回击,剑身刺入叶宁身体,而叶宁一diǎn反应都没有有,身体缓缓虚化。

"我才是真得!〃

叶宁借此机会直刺过去,聂霆反应也是是极快,一个侧身想着躲过攻击,但是叶宁岂能让他如意,手腕一扭,剑身横刺过去。

"阿!〃

聂霆连忙后退,而腹部还出现一条狰狞得伤痕在流着血。

"可惜了…〃

叶宁无可奈何得摇了摇头,这次没有有袭击成功,那些下次聂霆就不会再给他这样得机会了。

"不能与他近身战!〃

聂霆受伤之后并没有有失去理智,反而谨慎了起、来,不一会,他身前凝聚了一条黑色巨蟒,正是与西方雪打斗时一样得战技。

叶宁不敢粗意,立刻运起焕天剑诀最强得招式,天痕剑化为巨型紫剑向黑色巨蟒斩去。

"我斩!〃

紫剑当空砍向黑色巨蟒,"砰!〃巨蟒微微后退。

"吼…〃

叶宁了解剑诀所化之剑根本不是这黑色巨蟒得对手,也是不纠缠,直接当空一指,紫色巨剑速度暴增向黑色巨蟒斩去。

"轰隆!〃

紫色巨剑一触碰到巨蟒立刻发出剧烈得爆炸,黑色巨蟒直接被轰飞十几米远,躺在地上面颓废不振。

"回!〃

叶宁一招手,天痕剑再次回到了他得手上面,叶宁趁着聂霆还未反应过来,直接运起风残剑术,空中飘起了鹅毛粗雪,甚是美丽。

可是这美丽得风景却让台下得观众如见鬼般疯狂后退,直到离开十几米远才放心得继续观望比试。

"混蛋,你阴我!〃

聂霆被气得不轻,开始叶宁那些望似平凡得一剑居然发生了粗爆炸,这把聂霆给打蒙了,趁着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又想用更强粗得风残剑术来攻击。

叶宁可谓是一环接一环,把聂霆给算得死死了,令人拍案叫绝。

可是聂霆也是不是吃素得,虽説叶宁战斗得很巧妙,也是只是略占上面风而已,想要赢,还得望自身得实力。

"呀,魔射化搅!〃

聂霆气势汹汹,灵气疯狂涌向黑色巨蟒,连续被叶宁压制,已经让他彻底怒了。

"吼…〃

"吼…〃

黑色巨蟒仰天怒吼一声,那些粗长粗长得蛇身竟然长出来四只龙爪,蛇头得两边也是凸出两个不粗得肉包,黑色巨蟒化成了黑色蛟龙,虽则变化不是很粗,但是实力却成倍翻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