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州信息港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蜜爱归来顾少宠不停

发布时间:2019-06-26 01:53:33 编辑:笔名

顾北宸看着她多少有些于心不忍:是啊,不知不觉他和苏瑾已经订婚四年了。ζ杂↑志↑虫ζ可以说他耽误了苏瑾四年,不,或许是十四年,他心里明镜似的——苏瑾对他的“情”源于十四年前的惊鸿一瞥,即使他是无心插柳,奈何苏瑾却轻易地沦陷了……答应爷爷和她订婚也是因为当时他没有遇到沈清许,加之那时意气风发,满心报负,只一心扑在顾氏上,根本无心男女之事,也就顺了老爷子的意思。但他并未想过伤害苏瑾,所以他尽量说的委婉,“苏瑾,你很清楚——我一直把你当妹妹,至于我们为什么会订婚,你更是明白,那都不过是家里的安排罢了。”苏瑾听不进去,她一点都不想听!是的,她清楚,她明白,她不傻,不呆,她一直都能感受得到顾北宸对她全无男女之情,无论她怎样努力,她始终不曾在他的眼里看到自己。可是……十几年,她都没有放弃,现在她依然不愿放弃。什么妹妹?她不要做妹妹!苏瑾附在顾北宸手背上的手逐渐收紧,凝视着对面没有任何情绪的顾北宸,“北宸,不是这样的,我知道你现在对我没有男女之情,可是这没关系,感情不都是可以慢慢培养的啊,而且不是还有很多先结婚后恋爱的吗?”苏瑾语气有些哽咽,带着乞求:“北宸,我们不要解除婚约好不好?”顾北宸本以为她会很识大体,倒是没想到她竟也会作得这么楚楚可怜,是不是他今天脾气太好了?星眸瞟了瞟被苏瑾死死拽着的手,脸色越来越难看——他真的不喜与她这样有肌肤之亲。以往苏瑾只是挽挽他的手臂,今天……大概是他特地选了一个角落的位置,现在是傍晚,人并不多,且又有屏风做隔衬,所以苏瑾才会如此“肆无忌惮”,也不怕颠覆了她一向维持着的端庄婉约的名媛形象。顾北宸抽回自己的手,与另一手十指紧扣放在自己跷起的二郎腿上,“苏瑾,小说是小说,现实是现实!你要分得清楚,不要太过沉浸其中!”顾北宸只当她是写的多了,笔下塑造的也不乏她口中的先结婚后恋爱的案例,所以多多少少有沉浸在了自己的小说世界里的趋势。苏瑾漂亮的眼睛就这么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顾北宸——几时他对她说话竟也变得如此犀利了?他当真就这么绝情?他们之间真的不可能了吗?苏瑾眼里只剩悲伤,她好像觉得霎时空调里吹出来的风都是冷的,她的身也是冷的,心更冷,她沉默了……点到为止,顾北宸也不想再多说什么。起身站到窗前,将湖蓝色的窗帘拉开了一点缝隙,然后就那么背对着苏瑾看着外面熙熙攘攘车辆,来来往往都人群……他在给她空间,给她时间,但愿她能想明白。苏瑾依旧坐着,只是自顾北宸转身后,她终于无力的靠在椅背上。渴了,端起咖啡想喝一口,咖啡也早已凉透了,她暗自苦笑,唤来服务员重新要了一杯咖啡。喝了热咖啡,喉咙舒服多了,苏瑾淡然的看着顾北宸颀长的背影,说:“北宸,可以告诉我她是个怎样的人吗?”顾北宸闻声转身望过去,他并不吃惊苏瑾会问出这样的话来,毕竟苏瑾在很多事上也算是个通透的人,只是有时候涉及个人情感,才会有些失控。看她的样子,应该已经释然了,于是他薄唇微启,正打算开口……苏瑾恍若大悟地自嘲一笑,接着又说:“看我,这话问的可真是多余,能让你喜欢的人自然是千般万般的好……你还是别说了,我怕她太好,和她相比,自己显得太过黯然失色……就这样也好,顺其自然吧,该知道的时候总会知道的。”顾北宸说过当她是妹妹,就算不然,今天之后两人还是朋友,顾家与苏家也还是世交,所以他关切的问了一句,“你还好吧?”“挺好的呀,做不成夫妻,就做朋友呗,做妹妹也成啊。”苏瑾说的十分轻松自在。“嗯”既然谈好了,顾北宸想着该走了,“你要回家还是另有安排?”“哦,我先不回家,约了娅楠。”“在哪里?我送你过去?”“不用了,北宸,我开了车。”“嗯,我有事,先走一步。”“好。”顾北宸离开后,苏瑾开车来到了一家格调清新名为云月笙的酒吧。先前她说和陈娅楠有约不过是随口诌来的,她不想回家……“小姐,小姐……”调酒师推了推头扎在吧台上已经醉了好像昏睡过去了的苏瑾。苏瑾清醒了一点,“嗯……我还要喝……再给我调一杯……”“小姐,你已经醉了。”“胡说,我没醉!你是不是怕我没钱?”苏瑾胡乱地抓起自己的包,从里面掏出一张卡来,“给,随便刷,没有密码。”调酒师轻蔑的勾了勾嘴唇,呵,看来是豪门千金啊。他对这些有钱人向来不感冒,没了多少耐心,“小姐,你真的醉了!”“没有!我没有……为什么?你为什么要喜欢别人……”苏瑾自顾自的趴在吧台上盯着手机屏幕呢喃细语。那是她曾经偷拍的顾北宸的侧颜,她常常私下一个人的时候偷偷的看借以满足自己的思慕之情。调酒师无奈,看来再和她多少次都是无用的了,于是他从苏瑾的手里拿过她的手机,目光在照片上停留了几秒,这个男人,怎么有点眼熟……没做多想,他点开通讯录,看见个人是——北宸,“打电话给北宸,他会来接你?”“什么?谁?你说谁?”“你这上面存的是北宸,打给他?”苏瑾连连摇头,“别,不要,不要打给他,不要让他看到我这个样子。”又一个为情所困来酒吧借酒浇愁的,调酒师一副司空见惯的样子,“那要打给谁?”苏瑾头歪着枕在一支手臂上,手指在空中挥舞着,“打给……打给姜阳,姜阳哥……”都说醉酒误事,经历过的人足足的话语权。如果可以重来一次,苏瑾多么希望那一天她没有去那家酒吧,那一刻她没有对那个调酒师说出姜阳这个名字……可是,人生没有如果……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衡阳好的治疗癫痫医院
河北治疗牛皮癣好的医院
昭通哪家医院治癫痫好